logo

第二届中国(广州)国际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链展览会
暨全球新能源汽车领袖峰会

广州琶洲 . 国际采购中心

  • facebook
  • 微博
  • 微信
  • 今日头条
  • 知乎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技术资讯

2018自动驾驶这一年:是真的高歌猛进还是“虚假繁荣”?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2-29  浏览:1301

2018自动驾驶这一年:是真的高歌猛进还是“虚假繁荣”?



在《双城记》的开头,狄更斯曾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如果将其用于形容当前的自动驾驶行业,也是最恰当不过了。

谷歌2009年启动无人驾驶项目到现在,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了,期间自动驾驶先后走过了萌芽期、过热期,如今正深陷“泡沫化的低谷期”。一个明显的转折点是今年三月份的Uber无人车致死案,在此之前公众对于自动驾驶曾有着长达数年的狂热,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经过这一撞之后,将很多对自动驾驶盲目崇拜的企业和公众拉回了现实,让大家开始反思此前的做法是否妥当,后面该如何更稳妥地推进这项技术的量产。一时间,在整个行业的集体反思之下,自动驾驶开始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

1、上海发布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

3月1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办法(试行)》新闻发布会,会上相关负责人详细介绍了上海智能网联汽车路测的相关情况,并发布了全国首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

根据第三方机构测试试验和专家组评审,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推进工作小组审核通过,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获得第一批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测试号牌,获得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道路的资格,号牌有效期至2018年5月29日。

这意味着此后一段时间,上汽和蔚来可在上海市指定路段开展智能网联汽车测试。而根据当日上海市发布的第一阶段智能网联汽车开放测试道路,这些路段有:博园路(墨玉南路至安研路路口),长度2.7 公里;博园路(安虹路至安智路路口),长度0.9公里;北安德路(安礼路至安智路路口),长度2.0公里。上海市政府透露,下一步还将分级逐步开放更多的道路环境用于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并批准更多企业的测试需求。

5月14日,仅仅两个月后,上海市便为宝马颁发了第四、第五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紧接着9月18日,在2018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上海市又发布了第二阶段智能网联汽车开放测试道路。据悉,第二阶段的开放道路涵盖城市主干道、城市次干道、产业园区主干道共十二条道路,总长为31.6公里,其中嘉定区(安亭)新开放5.5公里,临港地区新开放26.1公里。如果加上第一阶段在安亭规划的5.6公里道路,截至9月中旬上海市自动驾驶路测开放道路总长度达37.2公里。

安亭开放测试道路

临港开放测试道路

(图片来源:上海发布)

根据上海市规划,对于已有的37.2公里测试道路,其中安亭的11.1公里,主要聚焦于推进乘用车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测试,而临港地区的26.1公里测试道路则聚焦于推进商用车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测试。

点评:在2018年之前,很多企业做测试只能局限于封闭测试场,这个的实际意义其实非常有限,因为在封闭区域测试成绩再好,一旦将来把自动驾驶车辆开上实际道路,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而如果法律法规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高速,实际意义会完全不同。正因为如此,随着自动驾驶的快速发展,放开路测的呼声日益高涨。终于在2018年政策迎来了破冰,不仅国家出台了首个自动驾驶路测文件,北京、上海、重庆、长沙、深圳、长春、平潭、杭州、广州、天津等多个城市亦纷纷出台了相关政策,支持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整个行业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不过,自动驾驶要由梦想照进现实,仅靠放开路测远远不够,还必须有更多的法律法规支持,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最近番禺自动驾驶出租车被叫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更长远来看,如果没有法律法规的支持,即使将来真的有企业成功研发出了性能很好的自动驾驶汽车,也难以在市场上大规模推广。

2、Uber发生全球首例自动驾驶致死事故

当地时间3月18日晚上10点多,一辆Uber自动驾驶车辆在亚利桑那州与一名行人相撞,并致其死亡。

据了解,意外发生时该辆测试车正处于自动驾驶模式,以大约40英里的时速往北行驶,驾驶座上有一名人类安全驾驶员,而行人Eline Herzberg正推着自行车自西往东走。撞人之前,系统并无减速迹象。最终,49岁的Herzberg在送往医院后不幸身亡。

事故发生后,Uber宣布暂停其在亚利桑那州、加州、坦佩、匹兹堡、旧金山、多伦多等多地的自动驾驶测试项目,其中亚利桑那州州长Doug Ducey无限期停止了Uber在该州道路上运行自动驾驶车辆。而除了Uber本身,此次事故还波及了其他自动驾驶玩家,如丰田在事故发生后宣布将暂停在美国公开道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波士顿交通局则要求所有在波士顿测试无人车的公司暂停测试,可谓影响广泛。

随后,经过近3个月的调查,当地时间6月21日坦佩市警方发布了一份长达318页的报告,报告中证据显示,Uber自动驾驶事故发生前,其车辆“安全”驾驶员分神,并一直在看其手机上的电视节目,在撞到正在夜间过马路的行人前,她仅抬头看了半秒钟。警方认为,该碰撞完全可以避免。

伴随着此次事故原因的曝光,关于Uber无人车项目更多的内幕开始不断浮出水面,包括Uber内部人士在此次事故发生之前其实就已经对该款测试车的安全性发出了许多警告,这辆测试车在“近距离感应”方面装备欠佳,Uber旗下无人驾驶汽车部门ATG内部管理紊乱、内讧严重,Uber故意让无人驾驶汽车刹车失灵,卷入此次案件的无人车安全员在被Uber雇佣之前曾被判犯有重罪……每一条都将Uber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不过,尽管处境艰难,Uber并没有放弃研发无人车的决心,反而一直在试图重启测试。终于在12月18日,Uber获准在匹兹堡的公共道路上恢复测试其无人驾驶车辆。

点评:犹记得一位行业专家曾经说过,自动驾驶只有真的死人了,流血了,人们才会相信这件事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事实确实如此,在Uber出事后可以明显发现整个行业较之前冷静了很多,讲概念、谈愿景的人渐渐少了,着眼于实际的人越来越多了。但目前来看,这还远远不够,自动驾驶如果最重要走向大规模量产,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大家必须始终怀着敬畏之心,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容不得丝毫的懈怠。

3、宝马获两张上海智能网联汽车路测牌照

5月14日,上海经信委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推进工作小组根据宝马(中国)服务有限公司提出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申请,结合第三方机构上海市制造业创新中心(智能网联汽车)的评估报告和专家组的评审意见,对其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条件符合性进行了审核,同意向宝马(中国)服务有限公司颁发两张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牌照。

宝马(中国)服务有限公司此次申请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的车辆为两辆BMW 7系,不过车辆结合中国路况进行了升级改造,在自动驾驶系统感知、决策、控制以及系统安全机制方面有完善的技术方案,达到较高自动驾驶级别。这两辆车已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上海)试点示范区封闭测试区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智能网联汽车实车检查及试验,测试项目整体通过率超过99%。

据了解,宝马是首家在中国获得自动驾驶路试许可牌照的国际整车制造商,紧随其后,戴姆勒、奥迪等也纷纷获得了中国自动驾驶测试许可。北京时间7月6日,戴姆勒集团官方宣布,已成为首家获得北京市高度自动驾驶(Level 4)车辆路测牌照的国际汽车制造商,未来戴姆勒将使用梅赛德斯-奔驰测试车辆在首都北京独特又复杂的城市交通路况中展开道路实测,进一步完善其自动驾驶技术。

9月中旬,奥迪中国官方透露该汽车品牌已在无锡获得了公共道路及高速公路自动驾驶测试牌照(L4级)。短短一个月后,奥迪中国又宣布获得北京市L4级自动驾驶车辆道路测试牌照,并表示公司已在这两大主要城市启动自动驾驶车辆测试。据悉,为进一步提升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奥迪中国将于2019年一季度在无锡增设研发和测试中心,为自动驾驶和车联网技术的现场测试提供支持。

点评:站在2018年的尾巴上回望自动驾驶这一年,一个明显的变化是跨国企业在国内市场明显活跃了起来,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中国自动驾驶市场前景广阔,对自动驾驶发展支持力度大,在中国量产自动驾驶一定要充分本土化。尤其是第三点,在业内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因为中国的交通环境与国外很多地区相比更为复杂,不仅人多、车多,还有其他各种公共道路的使用者,如果研发者对中国交通环境没有深入且准确的理解,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没有紧密结合中国实际驾驶场景,最终可能会导致产品根本无法投入使用。所以可以看到,随着2020年自动驾驶元年的日趋临近,越来越多的跨国车企开始加大在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拿牌照大搞测试,或选择与百度等本地企业合作深化本土化战略,甚至Wymo都按捺不住吹响了入华的“号角”,想要在中国本土解决中国的自动驾驶难题,中国俨然成了各大自动驾驶玩家的必争之地。

4、福特投40亿美元建立自动驾驶子公司 

当地时间7月24日,福特汽车宣布成立福特自动驾驶汽车子公司(Ford Autonomous Vehicles LLC),以加快公司自动驾驶汽车业务的发展。福特指出,旗下所有自动驾驶业务将划到自动驾驶子公司,包括福特的自动驾驶系统集成、自动驾驶研发和先进工程、自动驾驶交通服务网研发、消费者体验、商务战略和业务开发团队。此外,新公司还将持有福特在自动驾驶汽车公司Argo AI的股份。

福特计划2023年之前,将对新公司投资40亿美元,其中包括此前对Argo AI投资的10亿美元,来加速自动驾驶的量产。福特高层认为自动驾驶市场最终可能只会有三到四个“大玩家”,福特想要成为其中之一,而通过这种成立子公司的形式,无疑可以帮助福特更好地聚焦自动驾驶业务。

不过也有人认为,福特此举是在效仿通用。2016年的时候,通用以超1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无人车初创公司 Cruise Automtion,以追赶在自动驾驶领域领先的丰田、宝马、谷歌等企业。收购之后Cruise 很快就开始测试雪佛兰 Bolt 电动车的自动驾驶原型车,并于2018年初推出具备高度自动驾驶功能的第四代车型——“Cruise AV”。据了解,该车基于雪佛兰Bolt EV打造,配备5个激光雷达,16个摄像机和21个雷达,并取消方向盘和踏板,新车将在2019年开始于美国部分地区试行。

可以说,在收购Cruise之后,通用的自动驾驶业务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甚至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有知情人士透露通用汽车内部正考虑让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GM Cruise Holding独立上市,将 Cruise 业务独立出去,以给予其更强的弹性。从这一点上来讲,福特成立自动驾驶子公司确实与其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于这个新公司能带给福特多大的惊喜,只有留给市场来验证了……

点评:事实上不仅仅是福特、通用等车企,面对着自动驾驶变革大潮,近两年越来越多的车企和零部件企业都纷纷开始整合旗下业务,以更好地聚焦百年汽车产业的智能化、电气化变革。譬如戴姆勒在今年7月份发布声明称,为了让戴姆勒快速应对行业变化以及战略挑战,该集团将重组为三家独立的法律实体,即梅赛德斯奔驰集团、戴姆勒卡车集团和戴姆勒移动出行集团,重组计划将于2018年和2019年正式实施,但是调整方案仍需要2019年戴姆勒股东大会的批准。而在零部件领域,则有德尔福、奥托立夫、大陆集团等率先选择调整架构,通过分拆重组赋予企业更高的灵活性和敏捷度,更好地在变革中生存下去。

5、百度阿波龙量产

2018年7月4日,在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宣布全球首款L4级别自动驾驶巴士“阿波龙”量产下线!据了解,“阿波龙”的内部设计非常有科技感,没有方向盘,也没有驾驶位,没有油门和刹车踏板,同时乘坐很舒服,适用于厂区、景区等特定场景。

伴随着首批100台“阿波龙”量产下线,百度透露后期这些车辆将发往北京、雄安、广州、深圳、福建平潭、湖北武汉、日本东京等地开展商业化运营。其中在日本,百度将联合金龙客车、软银集团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SB Drive,将“阿波龙”用于一些核电站内部的人员接驳,以及东京地区一些高龄化社区的穿梭接送。

4个月后,在2018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宣布在过去短短120天的时间里,“阿波龙”已实现万人试乘,运行一万公里,保持安全零事故。期间,用户提供的8000余条反馈,帮助阿波龙进行了持续的迭代和进步。与此同时,和阿波龙同时量产的新石器物流车也取得了十分耀眼的成绩,在过去的120天里新石器物流车已在四大园区行驶超过10000公里,完成了国庆期间日单量1000多单的动态运营。

下一步,Apollo 将继续探索 L4 级园区自动驾驶的新边界,到2018年底阿波龙、新石器物流车将分别落地12省/直辖市的17个区域和7省/直辖市的15个区域。到2019年,预计搭载 Apollo L4 自动驾驶能力的”新物种“将达到10000台。

点评:作为一个从科技领域跨界而来的自动驾驶玩家,百度先于诸多传统车企宣布了自动驾驶汽车的量产,无疑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不过这并不代表普通老百姓马上就能坐上无人车。作为一个复杂的系统,自动驾驶目前离真正大规模量产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无论技术成熟度、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法律法规还是基础设施配套方面,均不具备在开放道路行驶的条件,此前3月份Uber在路测时发生的交通事故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从这一点上来讲,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普通消费者如果想要尝鲜自动驾驶,恐怕都只能在园区、景区、港口、矿区、机场、停车场等封闭场景了。

6、小鹏汽车工程师陷商业窃密官司

7月7 日,一名叫张晓浪的苹果前员工在加州圣何塞机场准备登机飞往中国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执法人员逮捕。张晓浪被指控离职苹果前从数据库下载了大量信息,并将敏感内容通过AirDrop网络同步至其妻子的电脑中。

张晓浪于2015 年 12 月入职苹果,参与Project Titn(泰坦计划)项目,即开发用于无人驾驶汽车的软件和硬件,张晓浪负责设计和测试电路板用以分析传感器数据。期间,张晓浪获得了“广泛的内部安全和机密数据库访问权”,其中包含了他最终窃取的无人驾驶项目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

2018 年 4 月,张晓浪孩子出生后,他从苹果公司请了探亲假。不久之后,他告诉苹果公司主管想要离开公司,前往中国去为XMotors工作。XMotors 就是国内的小鹏汽车,也专注于研发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但随后苹果公司发现,在张晓浪离职之前,他下载的信息中包含许多商业机密知识产权。

而在与苹果安全团队的第二次会面中,张晓浪也承认在休助产假期间,他从苹果公司获得了在线数据和硬件(Linux服务器和电路板),并曾将自己设备上的敏感内容传输到妻子的笔记本电脑上。6月底,张晓浪接受了FBI的问询,也承认自己窃取了这些信息。最终在7月7日,张晓浪前往中国时被捕。据悉,张晓浪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和25万美元罚款。

而作为这起案件的相关方,小鹏汽车也在张晓浪被捕后发布了声明,称“小鹏汽车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始终将合规作为全体员工的基本准则。张晓浪在5月初入职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我们于6月27日获悉美国当地相关部门对张晓浪的调查,并按照规定封存了张晓浪的电脑和办公用品。我们将继续积极配合关于此事的相关调查,并遵循当地相关部门的处理办法。在此之前,小鹏汽车并不了解此事,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此事。小鹏汽车会保持对事的关注和配合,并努力做相关配合工作。”言外之意即,小鹏汽车已经知道此事,但商业窃取的行为都是个人行为,所以和小鹏汽车无关,小鹏汽车也在配合调查。

点评:自去年以来,自动驾驶领域频频发生商业侵权案,其中国际上最知名的案例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案。2017 年 2 月 Google 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子公司Wymo指控安东尼·莱万多夫斯窃取14000份关于激光测距雷达的机密文件,并为此与Uber展开了长达一年的争辩,直到今年2月9日,Uber和Wymo突然宣布达成和解。

而国内最广为人知的则是百度和前高管王劲之间的纠葛。2017 年12月22日,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经理王劲及景驰科技诉讼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并判令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之后,由于王劲离开景驰科技,后者又加入了百度Apollo开放平台,3月初百度发起了对景驰的撤诉,但对于王劲却并没有撤诉。

分析这几起案例,背后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自动驾驶研发本身是一项巨大工程,涉及传感器的应用、数据的收集与整理、决策算法等多项核心技术,而这每一项技术都需要企业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突破。因此为了避免自己的核心技术外泄,很多公司都会和员工签署知识产权协议或者竞业协议,在1-2年的时间里提供赔偿金,离职员工不得从事同业的工作,比如上面案例中的张晓浪就曾签署了这样的文件。但事实是,很多离职员工出来之后,还是会进入自己熟悉的领域再就业或者创业,这就无法避免会基于原有的经验和知识重新开展相关项目,从而卷入相关的纠纷。不过可以看到的是,目前大家的知识产权意识正越来越强,毕竟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只有努力自主创新,掌握核心技术,才能长久。

7、Wymo推出自动驾驶收费服务

当地时间12月5日,谷歌旗下自动驾驶公司Wymo宣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郊区正式向公众推出名为Wymo One无人驾驶出租车付费服务,率先启动自动驾驶商业化。

根据Wymo公布的消息,乘客可通过新的Wymo One手机App来预约车辆,使用方式是通过应用程序选定上下车地点,然后应用会显示车辆的当前位置和预计抵达时间。在行程中,行程信息将在车辆后排屏幕上显示,在行程结束后还可以给车辆以及行程评分,并提交反馈信息。由于用户群体较小,Wymo One叫车App暂时不会再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y Store中上线,用户将使用其它的方式来安装。

目前,该服务仅在凤凰城郊区约100英里范围内运营,即Chndler, Tempe, Mesnd Gilbert。且该项目仅向数百名早期Erly Rider试乘项目的参与者开放,参加Wymo One服务的成员可以像以前使用试乘项目一样,继续使用Wymo的克莱斯勒Pcific自动驾驶车辆,但是需要被收费。

Wymo表示,和以前一样,投入Wymo One的运营车辆还将配备安全驾驶员,以便在自动驾驶系统失效时及时控制车辆,因为安全是重中之重,他们将通过测试,收集用户反馈并不断改进服务,优化自动驾驶系统,最终提供真正的无人驾驶服务。但Wymo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

点评:虽然目前Wymo One的运营车辆仅向少数用户开放,但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仍旧称得上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技术的日趋成熟,以及法律法规、交通设施、保险等配套的不断完善,自动驾驶有望迎来更大的突破。不过另一方面,正如Wymo CEO约翰·科拉菲克(John Krfcik)所说,由于这项技术“真的很难”,未来几十年内,自动驾驶技术还无法做到无处不在,无人驾驶汽车将一直存在限制,毕竟Wymo花了十年的时间也才能在今天向少数人开放这项服务,即使这样仍然面临一些明显的问题,比如处理复杂交通问题时犹豫不决,离很多人设想的“老司机”还有很大一段差距。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